-失灵-

好春光 梦一场

一次失败的包养背后

 娱乐圈向




.








 

 

肖战受邀去某品牌的周年纪念会。


两年前看准了商机投资,如今这品牌如日中天的营销下,他也能分一份颇为可观的羹。


他简单的收拾了下,普通黑西装,为了显得年轻些,把摆放满一抽屉的领带给关上,换上了领结系在领口,殊不知他那张脸混在一种创始人与股东里,倒像是个靠某个不可言说的关系进来的小明星一样。加上他又低调,所以这群人里认得他的人不算太多,这样好相貌坐在中间,惹得前排几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频频往后看。


肖战商海里摸爬打滚好几年,早就习惯那些形形色色的目光,只当自己看不见,专心看台上表演。


品牌代言人只请当下流量,偶像还是演员,无论哪个拿出来都是又有实绩又有咖位,更别说去年他们咬牙签下来的一位歌坛天王,他的姓名既是品牌。


肖战这么个对追星不感兴趣的工作狂人还是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拍板跟秘书敲定了行程的。


毕竟学生时期也是由天王的歌陪伴着度过的。

天王压轴,节目单他一早看过,对于台上的那些面孔也就看个新奇,表演间隙还能低下头和朋友聊两句微信,专心打字间,听到远处粉丝区域的音量猛地提高了一个分贝,他略微茫然的抬起头看台上,光影错落间,站在一堆舞者前的少年在音乐的节奏点中抬起眼来,两边大屏幕放大许多倍他的特写,只看到微卷的发盖住一点睫毛,却遮不住让人忽视不了的眼神。


漆黑,明亮,而又动人的光。


肖战无意识的攥紧了手机,身体微微向前倾,想要看的更清楚些那个少年的长相。


他第一次觉得这些晃动的灯柱和看起来很加气氛的干冰很烦人,挡住自己的视线,只看到台上人漂亮的侧面,绷紧的下颌线条,微张的嘴唇。


禁欲与欲望的矛盾体。


舞蹈动作大,力度甚至传到指尖,每一个动作都干净漂亮,自己一个门外汉都觉得踩点十分准,甚至某几个动作里,肖战看到他仅凭着腰从地上迅速起来,惊的他眼瞳睁大,眼也不错的看着台上,怕漏过精彩瞬间。


坐在肖战旁边的某位女士暗地里打量他许久,看他没什么表情的看完了大半场表演,现在才有动容之色,便主动凑过来与他搭话,告诉了他少年的名字。


王一博。


肖战在天王上场的时候还在微博上搜着这个名字相关。


然后一张张的,把粉丝上传的预览图存在了自己的相册里。

 

 

 





王一博表演结束下来到后台,休息室里没什么人,他暗暗松了一口气,两三下换了舞台装换了简单的黑T和牛仔外套,精细造型过的头发被随意的压在鸭舌帽下,全部顺着一个方向耙在了脑后。


助理习以为常,收拾了东西跟在王一博身后往地下车库走,走到一半,才发现在他前头的王一博停住脚步掏出了手机,看着屏幕上的消息微微皱起了眉。


助理跟了他两三年,至今没太摸准他的脾性,大多数时候看着王一博面无表情的脸硬猜,这个时候也只能凑在跟前小心翼翼问,“怎么了?”


王一博冷着一张脸,说,“没事,走了。”


说罢,把帽子压得更低,加快脚步往停车场的位置走去。






 

 

 

王一博演唱会将近,周年庆活动结束后回了公司的练舞室,手机关机,把演唱会上要跳的舞练许多遍,前胸后背都因为汗渍而洇深了布料的颜色,汗水顺着脸颊滑落在光滑地面上,他盯着那几滴液体看了几秒钟,有些挫败的倒下来,捶了下地板。


经纪人也是在这时候找上来的,她也不怪罪王一博玩通讯失踪,不慌不忙的脱了外套,在他身边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干聊起来。


王一博躺在地上,抬着胳膊遮住眼睛,听着经纪人在他耳边的劝说,沉默了许久,才说,“我不想被别人包养。”


经纪人一愣,忙解释说,“什么包养不包养的,你情我愿的事情,而且人家也没说什么,只是让引荐认识认识你,大家做个朋友,又不是富婆又不是中年油腻男,你怕什么。而且我打听了下,对方是个很体面的年轻人,没你想的那么多。”


王一博低低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冷笑来。


他以前不是没拒绝过这些糟践事儿,对方所允诺的利益不太大,他不点头,经纪人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圈里不缺懂事听话脸好看的小明星,也没人对他有什么执念,加上他发展还不错,经纪人不说什么,但是今晚她的态度与平常随口一提的大相径庭,王一博就是再傻,也知道这事儿没那么容易推掉。


很体面的年轻人。


王一博坐起身,一手搭在膝盖上,与经纪人对视了几秒,眼神冷的没什么温度,说,“行,那就,认识认识。”

 


 



 

 

 

肖战先来的,在包厢里坐了一刻钟,王一博才戴着帽子和口罩被服务生领进来。


他表情很坦然,看着王一博脱外套摘口罩,内搭的一件卫衣是颜色很浅的绿色,像春雨后新抽的草芽,衬的哪怕是素颜的面孔雪白,眼珠漆黑,没什么温度的看着自己,伸手来与自己握手。


肖战触到他冰凉的指尖,抿了下嘴唇,飞快的收回手。


他轻咳了声,说,“喝点什么?”


王一博才落座,又稍微整理了下衣着,说,“不用了,白水就行。”


肖战微微沉吟了下,也不跟他兜圈子,从一旁的公文包里取出两份文件来,推到了王一博的面前。


王一博挑了下眉。


肖战说,“我开出的条件,你可以看看。”


他双手交叠垫在下巴下,唇角弧度微微上扬。因为距离不是很远的缘故,王一博还能看见他嘴唇下一颗浅色的痣。


昨晚经纪人对肖战的形容不是特别准确。


体面的话他现在没看出来,但是用着这张脸甩合同在自己面前,王一博都觉得有些错乱。


圈里好看的人很多。


多到数不过来,多到春笋冒尖一茬又一茬。


以肖战的长相,若是呆在娱乐圈里,怎么着也不会比那些天天被吹神颜的差到哪里去。


王一博不知怎么的,觉得有点好笑。


现在金主的要求也挺高,有钱有势不算,还得长得好看。


他一手按在了合同上,往肖战面前推了回去,说,“我还是比较想听你亲口说。”


肖战怔了下,说,“我还以为你会比较抵触。”


王一博说,“没事,你说,我听听看。”


肖战说,“是这样,昨天周年庆的品牌,我也算是股东,代言人的事情,我还是可以说了算。现在也只有一位全线代言的艺人,是早几年品牌刚成立的时候就一直在的,更何况他最近事业口碑双丰收,所以换不得。所以我这里可以给你的东西是,五年内,新出产品的代言人都会有你,绝不会漏下。”


“另外,最近你的经纪人在帮你接洽王导的电影,进展有些困难,毕竟你在影视界算新人,更何况王导的电影,也从不缺人削尖了脑袋想往里进,谈不下来也很正常。不过这个,我可以帮你搞定。”


“你本来只是首都一次的演唱会,我可以帮你做巡回。”


“还有……”


王一博开口打断了肖战,说,“不好意思,就算是包养小明星,您给的也太多了。”


肖战笑了下,略长的眼尾挑起一点,满目风流。


他说,“你可不是什么小明星。”


王一博弯了弯唇角,不置可否。


他拿过刚刚摘下放在手边的帽子,慢慢戴上,帽檐习惯性的压低,眉眼锋利而刺骨的冷。


王一博站起身,双手撑在桌上,附身向肖战靠近,停住的地方再往前一点,几乎可以快要抵到对方的额头。


王一博说,“只有一件事情你说对了。”


肖战在他清亮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身影。


却听见他说,“我的确很抵触。”







 

 

 

 

等到王一博离开了近半个小时之后,经纪人打探的微信才发过来,问肖战他们聊的怎么样。


肖战想起王一博凑近时那个眼神,无意识的舔了下唇,打字回复说。


“志在必得。”











/

评论(909)
热度(57540)

© -失灵- | Powered by LOFTER